這是我們的故事,我們的人生;不一樣,也美麗!

 

希望的漣漪

 

Zoe(同光教會「活水泉愛筵服事」負責人)

(本文摘錄自《聽你剪裁星空》)

 

工作之餘,我時常在父母開的餐飲店幫忙,分擔店裡的一些雜務。2006年下半,忽然有一天中午,店裡來了一個客人,我被映入眼簾的情景震懾。引起我注意的是,他並非「走」進來,而是下半身盤腿而坐,以「雙手」代替「雙腳」入內來。大概是因為腳受傷無法行走,所以必需下半身盤腿而坐,利用雙手代替雙腳,撐起身體的重量。每擺盪一次身體,就前進一小步,他就這樣出現在我面前,並且開口說:「我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非常餓,可不可以給我一碗滷肉飯吃……」說完後,他不好意思地待在店門口,於是又移動身子到店門口的對面空地等待著。不知道他到底走了多遠的路,自尊心能不能止住飢腸轆轆的感覺?於是,我盛了一碗滷肉飯走到對面準備遞給他,見他雙眼不敢直視我,只點點頭示意放著即可。沒多久,他吃完又來要了一碗,整個過程我試著努力保持鎮靜,小心翼翼控制臉上的表情,以免讓他感受到一絲輕蔑之意而遭受到二次傷害。但是,我還是察覺到,他為自己現在的光景感到難為情,雖然彼此沒有交談,只是心中有千萬感慨,貧窮不是美德,衣衫襤褸亦無可取,誰願意淪落到如此的地步!

我沒特別注意到他何時離去,經歷這一切,我真的驚訝,畢竟開業十多年,這是我第一次遇到有人上門乞討,但因他的現身,我的生命產生了一些變化。在那之後,我的腦海一直有個聲音盤旋著,像是浪濤般不斷拍打岸邊,催促著說:「去幫助這樣的人!」整整經歷一個月,在確信不是自己一時興起的想法之後,我跟上帝禱告說:「從前像遊子般在外頭遊盪,如今被尋回,天父若要使用這個器皿,我願意擺上自己供主使用,倘若這是來自祢的感動,願祢親自開路,畢竟我真不知道上哪找這類的人?」

那時剛到同光教會不久,在幾番心裡掙扎後,還是鼓起勇氣向教會表達想「義賑街友」的概念。沒想到,同光教會因友好牧者得知有一間「活水泉教會」同在萬華,係無家可歸、更生人、吸毒、流鶯(現於珍珠家園聚會)……等等社會邊緣人聚會的弱勢教會。同光決議為活水泉教會奉獻,讓我信心大增,我的感動已經發芽,不再遙不可及。我跟活水泉教會的吳得力傳道(2012年封牧)連絡上,我們沒特別說明自己的同志身分,只表達同光教會想要跟活水泉教會合辦一次義賑街友的活動,由同光教會出錢購買食材,煮好後由活水泉會友出力去分送食物並傳揚福音。

第一次義賑街友活動結束後,原以為可以放下心頭的重擔,但那聲音又出現,告訴我要「一個月一次」。我想,在成為常態前,應該讓對方明確知道我們是同志的身分。於是,我們約吳傳道一起吃飯,提及每個月一次為活水泉的肢體煮愛筵,也主動誠實告知同志身分。吳傳道覺得,大家都是罪人,而罪無分大小,可以接納彼此。我個人可以接受這樣的立基點,像忌妒、爭競、狂傲……等罪,在日常生活不斷上演著,所以我承認自己是個罪人。至於,同性之愛是否是罪?坦白說,我不覺得上帝是要派我來處理、解決這個爭議。

當我告訴父母每個月要煮一次給街友吃時,他們沒表示太多意見,父親決定要來幫忙炒麵,父母在參與第一次服事後,顯得比較放心,每次都會幫忙準備食材,關心愛筵服事的狀況,而我也時常向他們請教要何如煮,邊做邊學。我也很感謝為這事工奉獻心力金錢的夥伴。持續至今10年,對我而言,煮愛筵給街友享用,我們看似像給予者,但事實上卻是受益者,因為幫助別人,帶來的滿足與喜樂,是金錢無法買到的。

 

活水泉愛筵服事可以讓普世教會看見同性戀者。近幾年來都有就讀神學院的神學生到該教會實習,這些神學生有一天可能會成為傳道、牧師。有機會讓這些未來的牧者,真實的看見同性戀者,何嘗不是件好事。讓這些未來的牧者對同性戀者的認識,不再是來自電視或報章雜誌報導的吸毒、濫交……等負面消息,而是藉著彼此的服事,被看見、被認識。雖然這看似很小的一步,也似乎無法馬上看出效果,但正如20156月美國歐巴馬總統在全美通過婚姻平權法演說中提及:「小甘迺迪曾說過:『當你在一個平靜的湖面丟了一顆小石頭,它就能泛起一個大大的漣漪。』這就是希望的漣漪,它能不斷的擴散出去,現在這個小石頭已經改變了世界。」

Joomla templates by JoomlaS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