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的故事,我們的人生;不一樣,也美麗!

 

是基也是G很奇怪嗎

 

Ben

 

  初次接觸信仰是在幼稚園時念天主教的學校這段時間的印象已經模模糊糊了只記得有這麼一件事發生過

  小學國中基本上跟教會沒有緣份,時間都花在念書上整個腦子沒別的想法就是念書,直到高中時期有合唱團的同學介紹我去參加團契但我只覺得團契的人為什麼這麼熱情?我應該跟你沒有很熟吧因為我古怪的個性,當然也就沒去了,還會在私底下跟好朋友說他們的閒話

  大學時報考了音樂系,但因為學科分數實在太慘,最後落腳基督書院音樂系。也正式開啟了我與上帝的關係。

  進入書院我之後除了參加團契也參加了原住民福音隊,出了許多記憶猶新的任務,我們前往司馬庫斯部落與原住民朋友教友們一起相處,生活了三天。前往司馬庫斯的行程中要從竹東坐板車上雪山主稜山腰,沿途除了風光明媚,幾個帶我們上山的原住民弟兄也很爽朗,我們路途中邊唱歌邊欣賞山景就過了三個小時,抵達司馬庫斯,當地居民都是虔誠的基督教教友,我們上去帶他們主日的敬拜跟帶他們小朋友的課業輔導,當天晚上跟他們一起把酒言歡唱歌跳舞,那時候覺得這樣的人生真的不錯,隔天他們三個小青年帶我們去神木林,要走山路前往,我想台灣最美好的山林景色這是其一,神木林都是多人環抱的嵾天古木,抵達時真的驚嘆上帝造物的偉大,我因為打球腳踝受傷,他們帶我去一條山溪,泡沁涼入心的溪水,這次的出隊,我想最多的就是跟大家一起服事和跟原住民朋友一起生活的體驗,至今依然記憶猶新。

     直到幾年前,因為私人感情問題我離開了團契也離開了教會,我無法接受有些教會弟兄以聖經取代思考!隨意的拿著聖經裡的章節條文定其他人的罪!滿腦子聖經條文,卻不知道自己與上帝的關係!(這裡應該不能說髒話,懂我的人知道我想罵啥)但是上帝在我心裡還是埋下了種子,讓我在大四準備畢業音樂會時,藉由禱告獲得力量、信心、還有我所不足的一切!這一年,這件事,定下了我的決志,沒有人,沒有外力的逼迫,我的決定完全是我跟上帝的關係!上帝就這樣把我帶回了他的身邊。

     同志的身分認同,我很小就知道我比較注意男生,特別是活潑外向可以跟我玩在一起的男生,但大概到國中才開始感覺到自己可能喜歡男生,應該是同志,不過也沒想太多,專心唸書比較重要。上高中之後因為念男校(~所以沒有狐狸精),更加自然的發展我天生的性傾向,那時還只是欣賞而已(村姑模式中),也沒有特別思考身分認同問題,也可能因為沒有刻意的去多想關於身分認同的問題反而沒有自我認同的問題,也就自然而然的順性發展。

  考上大學開始跟男生交往,也發展到親密關係階段。這幾段感情關係中亦曾與女性交往過,因為這一任女友讓我更確定我喜歡男生更享受與男生之間的互動。

     畢業後開始教授鋼琴,同時在我母會受洗服事,但是在母會那我無法談太多我是同志的事情,只跟幾個與我親近的弟兄說,久了發現我是在欺騙我自己,母會這裡不適合我,不是教會教友不愛我,而是我不願意讓母會的朋友認識一個戴著面具的我,這樣對彼此都不公平,於是我離開了我的母會,開始沒有教會的生活,直到一次機緣下,有一個朋友希望我陪伴他去同光教會聚會,才第一次接觸到同光,但那一次還是覺得,你們在熱情什麼啊?離我遠一點!隔了兩年,我才主動跟浩浩聯繫,參加了同光教會。(其他細節等等再說明)經歷這一段人生,證明了我是一個同志也是一個基督徒,這樣的身分我很自在。

     在教會這段時間,我擔任敬拜團的司琴跟配唱,也擔任過學生青年小組的輔導,承接的原因很簡單,我希望能讓來教會的小朋友可以因為透我們其他人的生命故事,少走一些冤枉路,在擔任輔導這段時間有很多很多的生命故事,每個組員的經歷、感情生活,服事上的討論爭執,都讓我們更進一步了解彼此。

     我朋友常說我活得沒有人味,可能是過於掩飾自己真實情感的個性導致。讓我缺少跟人的溝通能力,我帶小組以陪伴關心為主,藉著各種議題的討論了解組員的想法,也知道每個人的邏輯跟思考方式,讓大家更了解彼此,如果要說我在學青當輔導獲得啥?我想是如何跟人溝通和如何聆聽傾聽別人的心情。這讓以前自我為中心的我多了更多人的味道,

     每個來到同光的小朋友都有著不同的背景與期望!有的是很久的基督徒,有的是想找一份歸屬感,有的希望能在這裡找到自己未來的另一伴,有的是對同志教會的好奇。而共通點是都希望在同光這裡找到可以建立關係的人!而更重要的是他們除了與人建立關係,更要與上帝建立關係!在聚會裡我們討論聖經,討論各種議題或是對愛情的觀念,我們組員在這些討論中加深彼此的交流,建立了深厚的關係。在組員生活困難或是感情出狀況亦或是生命經歷了瓶頸,我們用我們的生命陪伴彼此、彼此協助。

   每一個階段來教會的小朋友都代表一個時代的特色,前面兩年帶到的小朋友會比較多跟家人相處上的不融洽或是對自己身分認同上處於一個模擬兩可的情況,但是很認分的努力念書或是工作,在人際上的相處互動上會有退縮跟不自信的情形,這時候我們希望教會跟小組可以讓他們藉由簡單的服事,建立起自己的信心,人際上我們希望他們藉由跟肢體的相處去重新建立對人的信心跟信任感。

   中間兩年的小朋友遇到的都是對自己身分認同比較沒有太多障礙(可能出道太早)。但是對自己人生比較沒有太多方向,或是對於自己現在的狀況不滿意或是總是覺得自己擁有的不是自己想要的,這樣的小朋友真的比較難帶,他們不是不聰明,比較像是聰明過頭但是因為資訊太容易獲得反而不知道如何取捨,這個狀況只能讓他們清楚的看到自己擁有的跟他們想要的這之間的差距與虛實的距離。

   後面兩年我已經卸下服事,在斷斷續續片段的接觸中最近這兩年的小朋友都有不錯的學歷,但是更多的是勇於承認自己同志身分,並大方積極的參加同志運動,特別是願意跟一般的非同志基督徒去做溝通,讓別人看見同志的存在。

  所以綜合來看,其實現在同志的年輕族群不再是悲情跟不能見光的一群社會的邊緣人物,他們都很有理想也有自己對人生的看法,對於屬於自己的生存權益,他們更願意去爭取並且站出來發聲,至於人生閱歷跟處理事情的能力,他們還年輕,就多讓著他們點吧!他們還有成長空間。他們未來有更多可能。

  在教會除了小組服事外。我最常常接觸的是敬拜團的夥伴們,大家藉由音樂服事認識彼此為上帝服事,在這裡也認識了很多患難與共的好朋友,除了彼此幫忙服事之外也在私人情誼上有更深的交流,私下我們會一起吃飯聚會也是在生活上彼此給予彼此幫助,在敬拜團的服事我想學到最多的就是放下自己去服務眾人,因為這樣才能顯出敬拜團同工的意義。

  我在傳統教會待過,後來也在同光長老教會待了快八年,在信仰的這一塊我覺得沒有太多差異性,我們信仰的的也是上帝,奉他的聖名禱告,我們讀的是同一本聖經,我們不同的只是我們是一群同志基督徒,我們也是上帝所創造的美好的一部份。我們一樣在辛苦工作,一樣在這紅塵的愛很情仇裡打滾,也一樣有著相同的喜怒哀樂,會為了談戀愛興高采烈,也會為了失戀而失魂落魄,我們也有著愛我們的家人跟朋友...等,在這個相同的前提下,我覺得在這個前提下,我希望越來越多的朋友可以多認識同志朋友,我看著一般基督徒這樣在大張旗鼓的撻伐同志基督徒,而同志基督徒又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去彼此攻擊,這樣我們是否忘記了上帝最大的戒命是要我們彼此相愛,我看這樣的一個景況心裡其實非常難過。這個世界上有許許多多不同於我們的人事物,如果我們總是用自己的固有觀念去看跟我們不同的人,我想我們也會失去很多認識新的人事物的可能性,是否也侷限了自己的視野,嘗試去接納跟你不同的人這是一種氣度跟眼界的不同,我希望我們小組裡的小朋友可以學到這樣一個簡單的事情,讓他們在基督信仰上可以站穩這小小的一步。

  回到最後我想說也想再次聲明,我是一個同志也是一個基督徒,我對於這樣的身分很自在,我希望大多數的同志朋友都可以這樣,讓我們可以自信快樂的對世界說,我們很驕傲。

Joomla templates by JoomlaS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