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的故事,我們的人生;不一樣,也美麗!

 

 

◎ 亭屹

 

我想以同志的角度分享我的見證。信主至今,我發現基督信仰有橋的感覺。

 

當猶太人還困在律法稱義時候,耶穌成就了通往神國的橋,人和天堂的距離不再這麼遙遠。當猶太人堅稱外邦人不受割禮不能得救的時候,保羅親自拆了外邦人和救恩的牆,搭建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恩典的橋。海外宣教的福音隊長途跋涉到國外傳講福音,建立未能信主之人與已信主之人的橋,讓世界各地因基督的愛而有了連結。光鹽的服務隊因著上帝的使用,許多姐妹弟兄把福音的橋一路打造到偏鄉,讓台灣不同地區的生命透過這座橋而聯繫在一起。

 

信仰,不是只是勸人為善而已嗎?信主之前的我,完全想不到基督就像橋一樣,這是基督信仰讓我最感動的奇蹟之一。然而,並非每個人都需要成為橋,因為橋其實是種恩賜。有的人站立在分離的群體兩端,他有這個資源,有這個視野,能夠為兩邊架上一座橋;有的人的恩賜卻不是成為橋,而是鞏固某一方群體的向心力,帶領群體成長、茁壯、更接近上帝的心意。橋很偉大,但橋也強求不來。

 

上學期有次聚會討論「基督徒如何關心公共議題」,因為大家都知道,社會責任並不像因信稱義這般顯而易見。講員認真表達自己如何處理信仰責任和社會責任的關係,就好像在建造信仰與社會間的橋樑。而且在我看來,講員同時也是另一座,在積極投入社會的基督徒與不認為該投入社會的基督徒,兩者之間的橋。

 

又例如同志的議題,沸沸揚揚出自太多立場,和太多的隔閡。眾多反對同性戀聲音的基督徒群體,與長期壓抑而終於等待到今日出口的同志群體,兩者之間形成一道隔離的牆。即使各自有無數不同聲音,卻因為種種因素難以連結。數條沒有交集的線,成就了現在的同志議題。同志議題,很需要一座連結的橋。

 

而我也感覺到,我或許有成為橋的恩賜。因為我是基督徒同志。

 

剛信主時,我到家附近的行道會聚會,完全沒有考慮去同志的教會。何必去同志的教會?胖子不用去胖子的教會,異性戀者不用去異性戀教會,幹麻要因為是同性戀者就去同性戀教會?可是,我漸漸發現,其實我是個很特別的基督徒同志。

 

有的同志在成長過程發現自己是同志而厭惡自己,但我卻一路自然發展也很接受自己;許多同志活在壓抑中不敢出櫃,但我卻有這愚勇和家人朋友坦承自己;許多同志因為出櫃而惹來許多災禍,但我卻很幸運地沒因出櫃而遇上什麼大事;許多同志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並曾想自殺,但我卻來自無信仰的家庭而沒有因此想不開;許多同志因為壓抑得解放而投入同志的小圈圈裡,但我卻仍舊在非同志為主的世界中過得很有自信;許多同志深深厭惡基督教,但我卻在光鹽社成為了基督徒而過了很不一樣的生命;許多同志基督徒,即使認同了自己也獻身於基督教,卻再也不想與一般的教會有所瓜葛而受傷,但我卻深深瞭解基督徒們和同志們之間需要一座橋,強烈感受到我的負擔。

 

我想到《你很特別》這個故事:我真的很特別,我和其它人、其它同志、其它基督徒真的好不一樣。我因著信仰而有了來自上帝的信靠,因著性向而有著不同的視野。當我發現我原來有成為橋的恩賜時,這彷彿是呼召般,是不是我該做些什麼?除了安安穩穩過自己的生活以外,我還有可以做的;若我不做,說不定就沒有人做了。別人即使想做,也沒有像我這樣的特質能做,我有別人都沒有的機會。

 

我站在兩個群體的中間,看到中間深深的裂痕。我清楚同志是如何排斥基督徒,同時理解基督徒所謂愛同志但恨惡罪。我想到耶穌在福音書中對外邦人行出的愛,多令我震撼。我不敢明確地說同性戀是不是罪,但我知道教會和同志如此分離不會是上帝喜悅的。我不確定上帝在這個議題的心意為何,但我確定上帝不會樂見現在的分裂。上帝,你是不是要使用我,要我成為橋呢?你讓我踏進了這個信仰,指派了我這個工作嗎?我,有可能成為祝福嗎?

 

我也不是沒受過傷。幾年前的大靈班,因為身處在同志的存在被排斥、或被不經意無視的環境,我首次掉到了信仰的谷底。當時想找一個人,只要一個人就好,告訴我:雖然我是同志,但我可以成為上帝喜悅的同志。然而,那時找人求救得到的答案是:他可以接受我,但是上帝還是不喜悅我。當時我的信仰碎了,原來我從沒領受過上帝的恩典,因為上帝討厭我這個同志。我以為我身為同志的基督信仰至此終於要離開,要回到再次沒有上帝的生活了。此時,上帝為我關了一扇門,又開了一扇窗。我才發現:我不用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者而去同性戀的教會,但我也不需要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者而排斥去同性戀的教會啊。終於,我輾轉換到了同志的教會。

 

對我來說,同志教會是我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主動尋求的同志團體。上帝透過這樣的因緣讓我決志進到同志教會、決定受洗、明白奉獻的意義,真的是奇妙的恩典。讓我想到常聽見的:「一步又一步,這是恩典之路,你愛,你手,將我緊緊抓住。」

 

我還是像小寶寶般繼續摸索聖經,探索上帝的心意。後來在大靈班讀到最有感觸的經文,是使徒行傳15章,保羅深知外邦人需要福音,親自搭起外邦人和福音的橋。這讓我想到同志教會的存在是需要的,因為許多同志陷入自我厭惡、或是找浮木卻陷入淵藪。我明知同志圈是多需要福音,好需要、好需要,即使現實福音正被阻礙進入同志群中。我可以說,現在大部分同志都是外邦人,有的不願意信,避之唯恐不及;有的想信,卻被拒於門外。當同志們被遠遠隔離在福音的大門之外,同志教會讓同志們知道,原來上帝並沒有放棄他們。

 

我不敢說公開自己的性向應不應該,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我相信,這是有助合一的一步:帶領基督徒朋友們走近同志,帶領同志朋友們進到基督信仰。我出櫃,不是為了要別人支持我的性向,也不是為了要表明我的立場,只是單單希望分裂的群體能往合一邁進。我認為在合一的群體中,每個人立場不一定要相同,支持和反對也不一定對立,重點是一起追求上帝的心意,同心祈願上主的心意成全。因為我知道,打破對立的方式並非更深的攻擊或畫清界線,而是真正的愛和真實的連結。因為我知道,對立的產生常常不是因為沒有愛,而是因為不知如何去愛。需要橋,讓兩個群體更近一點。沒有橋,同志議題永遠是基督教的禁忌話題,基督教和同志議題永遠都會分裂,難以合一。

 

榮神益人,也是我在大靈班讀到最深的體悟之一。就像林前10:31-33所說:「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上帝的教會,你們都不要使他跌倒﹔就好像我凡事都叫眾人喜歡,不求自己的益處,只求眾人的益處,叫他們得救。」但願成為一座橋能夠榮神,因著上帝給我的恩賜做我當行的事。但願成為一座橋能夠益人,不是為了滿足自己,而是真實地為分離的群體得以擺上連結。我知道,同在上帝的手中,上帝會喜歡我如此行。

 

有人說:「同志議題不只是個議題,而是個生命。」通常這個生命指的是同志。但對我而言,生命也指基督徒,無論挺同的基督徒、反同的基督徒、感到搖擺沒有定論的基督徒,都是在信仰中努力尋求答案的生命。所以才需要橋,讓我們單純堅信地在上帝的手中翻滾、去探索祂的旨意,持續避免自己在信仰上走得傲慢,同時又不是消極廂愿地對事情沒有立場。我又想到,其實耶穌早已為我們建造了通往答案的、通往天國那最偉大的橋。

 

我想到這首歌,「讓我不一樣、讓我不一樣,在這黑暗時代,為祢發光;讓我不一樣、讓我不一樣,在這冷漠時代,將祢愛宣揚。」感謝上帝,讓我不一樣;感謝上帝,讓我很特別;感謝上帝,給我這樣的恩賜,讓我能用不同的視野,追尋祢的心意。或許每個人都很特別,都很不一樣,都要在不同的領域上做不同的橋。求上帝帶領每個人,將祢的道發揚;求上帝幫助每個人,將祢的愛宣揚。

 

寫這篇見證,又讓我想到《沙漠中的讚美》:「凡事信靠主,不失去盼望。因為我的主,仍然在掌權……」我盼望合一的那天,願上主的心意成全。

 

 

 

 

Joomla templates by JoomlaS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