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的故事,我們的人生;不一樣,也美麗!

 

如果你是我,你將會了解

上帝給你我這愛都一樣, 愛本身並沒有罪,重點是我們如何生活,怎樣對待與我們不一樣的弟兄姊妹。

◎ 歐普拉

 

如果不是…

40多歲的我,如果不曾經歷過一段痛苦而漫長的自我認同、接納過程;如果不曾在教會工作過,對信仰有另一番看見與省思;如果不曾勇敢面對;如果不曾認識許多圈內朋友,如果沒有這些生命經驗與看見,我想我會跟台灣大多數天主教徒或基督徒一樣,參與聯名簽署活動或走上街頭反對同性婚姻或多元成家。我想就會跟聖經上未信主的保羅一樣,去堅決地捍衛傳統以來所教導的宗教信念,迫害基督徒,直到真正遇見看見後。

 

小時的我

我的父母感情很好,為許多親友所稱羨,小時的我以為自己長大後也會同爸媽一樣有個自己的家,與男生在一起生兒育女共組一個家庭,幼年時對未來理所當然的想像。漸漸地長大後,我發現自己並不只喜歡男生,更是容易被一些美好的女性吸引而愛戀著她們,越大這不一樣的性傾向使我越發害怕,尤其是對一位從小跟媽媽上主日,高中時就領洗的天主教徒來說,我知道教會教導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是有罪,是天主不喜悅的。女生應該,理所當然要愛男生,夏娃是要跟亞當結合,生兒育女繁衍大地,組成一個為天主喜悅眷顧及祝福的家庭。

 

生命的掙扎

與人獨特不同的性傾向,帶給我對生命的孤單與對未來的無望感;教會有罪的教導讓我更是陷入在一種恐懼與罪惡感之中,這教導也猶如孫悟空的緊箍咒將我緊緊梏住,變的極端恐同,變得害怕自己,情感上非常壓抑。直到20歲,遇到另一個也是天主教徒的女人,我無法自拔瘋狂迷戀著她,壓抑不住的愛戀讓內心產生極大的衝突與痛苦,這痛苦隨著對她愛戀的加深逐漸升高。

 

尋找神的救贖

就在一次兩人相約好要去宜蘭礁溪鄉的聖母山莊朝聖地朝聖時,對方在電話那端告知有事臨時要取消時,原本內心極大的期待興奮瞬間跌落谷底,轉而是很大的痛苦與失落,從兩極端的感覺中,我知道我要的不止是朋友,無法再壓抑,我知道我有問題,掛上電話後,我決定自己一人出發去走這趟朝聖之旅,尋求神的安慰、救贖與恩典。到火車站買了最近一班車票,第一次自己一人搭火車,從台北搭了二小時左右的車再坐計程車到山腳,聖母山莊,幾年前曾跟媽媽和教友們去過一、二次,從山下風景區的步道走到山上的聖母山莊之前走了四、五個小時,印象中有段狹窄的山路真可謂一失足成千古恨。

 

朝聖之路

走在山裏,山上如此寂靜,空無一人,我獨自一人邊走邊掉淚,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跟別人如此不一樣,會被同性吸引,會愛上同性別的人,也不懂為何會對這女人有這麼深的愛戀。內心的孤寂與痛苦,誰能了解,有誰可傾訴。許多感覺感受,我覺得是教會、輔導老師及許多人無法了解體會。好像只有我的世界跟別人不一樣,讓我感覺自己像是個與眾不同的怪物。這內在的孤獨、衝突與痛苦,讓我想輕生,想要往山裏一躍而下,結束生命及內在的掙扎與這一切的痛苦,讓它平息。

 

當時在山上看著山下燈火通明,一堆密密麻麻的房子時,我想到我親愛的家人,尤其是最親愛的媽媽與妹妹,我想像到自己喪禮的可能景像及家人(尤其是我媽媽)將要承受的苦痛與指責,此時親情猶如一條無形的細線把我拉住,阻止我做傻事,於是我放棄輕生的念頭,為了我所愛的家人轉身繼續往前走,尋求神大能的慈愛救贖,將我從痛苦的深淵中救出

 

恩典的帶領

走了約有1個多鐘頭,當走到通天橋的登山口時已近傍晚,天色有些昏暗,預估前方路程應該還要2~3個鐘頭吧,如果走到一半,天黑了怎麼辦?不想走回頭路,既然來了,就往上走吧,如果走到一半天黑了,就在路旁坐等天亮吧,在山上其實五、六點天就會亮了。

 

想不到,還未走到聖母山莊,天就暗了,我忘了在山上天暗的也是很快。之前那些迷途登山客,曾在這山中看見聖母顯靈帶路而脫困,我也想要如此讓聖母來指引光照前路嗎?在黑暗中突然看見某處亮光,也會讓人害怕吧。天主了解每個人的心思意念,祂用不同的方式帶領我。

 

奇妙的神蹟

這時山裏的黑暗已將我包圍籠罩,但我的內心卻有種奇妙的平安,能毫無恐懼面對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腦子似乎有張地圖指引,縱使眼睛已無法看見前路,我仍知道自己走到那裏,仍能站在山中的新舊叉路間選擇。在黑暗中行走,感覺時間特別久,走了一段時間還未到達山莊時,這時我開始惶恐,懷疑自己是否已走去別座山,就在這麼一種不安疑惑的心情下繼續前往走,當踏上聖母山莊階梯的那一刻,心中的興奮是難以言喻,神的恩典與陪伴原來一直都在,黑夜中一路守護。隔天同住在山莊朝聖的教友們一起拜苦路,並在祈禱交託聖母後就下山了。回家路上陪伴我的是內心的平安、對神大能奇蹟的保守感動和讚美。

 

神的心靈醫治

下山後,我的問題、痛苦與衝突仍在,天主並沒有顯奇蹟拿走或改變,讓我可以跟一般所謂的正常異性戀一樣,我還是很愛那個女人。但就在沒多久後,一次聖神同禱會中遇見王敬弘神父,當時在心靈醫治祈禱及神恩運用上很有經驗與名聲的神父,在會後我鼓起勇氣請問神父的時間,是否可以抽空幫我做心靈醫治祈禱。沒想到這醫治與陪伴會一直沿續到1999年神父去世,約六、七年的時間。

 

天主的恩典超乎人的想像。在王神父的心靈醫治祈禱中,天主給了我滿滿的愛,醫治了我過去生命中心靈受到的許多傷害,特別是與奶奶的關係。在醫治祈禱中,從王神父、修女到小媽媽的陪伴也教我看見體會愛。我的生命狀態從封閉到開放,不再那麼憤世嫉俗,心變得柔軟許多,對人性的體會也更多更深。

 

對宗教間與信仰的看見

後來因緣際會接觸到教會的工作「宗教交談與合作」,與佛教、伊斯蘭教、一貫道等宗教及信徒有許多接觸,它打開了我個人狹隘的天主教宗教視野,讓我看到了一個更大更豐富的(宗教)世界,看見神的各種面貌。對終極實在與真善美聖的追求,宗教間彼此教義是那麼不同但某方面又極為相似。我看見一些隱藏在宗教內的我執和偏見。宗教間要能發展出彼此的尊重與自我的謙抑(謙虛),相當不容易。在宗教巡禮中,我發現各宗教發展受當代文化、自身傳統歷史及人的影響亦相當大。在許多豐富的看見與體會中,可以發現天主(上帝)不是只在教會內,教會外亦有救恩,教會的教導不一定都是正確無誤的。每個宗教都有自身可以再成長淨化的地方。宗教擺脫不了人的色彩,寫下宗教經典的是人,解釋經典的也是人,沒有人是完全的,認知都是有限的。

 

生命的轉變與成長

就在許多的豐富看見與體會中,我生命中孫悟空的緊箍咒,從小對性傾向不同而產生的罪惡感、害怕與恐懼,這束縛也完全脫落了。我體驗到人在信仰中,自我思考與省思的能力是很重要。

 

獨特的性傾向讓我的生命也因此成長。原本我的個性是很容易受他人影響,較無主見,相信權威,拘泥規矩,頭腦呆板不懂靈活變通,但就在這麼多的看見與體會後,我開始有了自已的省思,主見,重新認識自己是誰,相信自己而不是權威,並勇敢追尋自己想要的生活與幸福。做自己,走自己的路,這並不容易,尤其自已與大部分的人是這麼不同,難免孤單,但人必須忠於自己,忠於自己的感受,為自我生命負責,面對恐懼、面對黑暗與風暴,勇敢穿越。

 

主的恩賜

感謝主,現在的我有一個很好的伴侶相守一生,很想可以早日嫁給她或娶她,做她名正言順的伴侶,不再躲藏在櫃中,並享有法律及社會上福利,當我們老的時候還可以陪伴在一起,當生病的時候,可以名正言順請假請家庭照顧假照顧對方,陪伴在旁,可以享有異性戀者的權益。從沒想到這一切竟是如此困難。

 

看著新聞一些衛道人士、宗教人士在反同,反同志婚姻,我心裏在想,這些人因為他們不是同志,因為他們自以為是、理所當然的價值觀,甚至用宗教的理由,去剝奪欺壓別人,這樣對嗎?這是要教小孩子什麼?偏見、歧視,然後一代代傳下去嗎?

 

 

Joomla templates by JoomlaShine